欢迎浏览本网站
  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- 首页 >  教学科研 >  专题讲座 > 

    龙井村里寻茶问道

    来源:ManbetX官网     时间:2014/7/8     阅读次数:
     

    龙井村里寻茶问道

    ——2014年宝安区国学培训者浙江大学研修班交流侧影

    作者:林 

    庭院是绿油油的。初夏时,雨把它那透明花瓣摇落于小径,庭院更青了。

    我在庭院里喝茶。

    新月数十勾般,茶叶蜷缩在杯底,一如山中隐士。

    新绿的颜色,看起来煞是惹人怜。轻摇杯身,突见其中绿袖缭绕,千娇百媚间,众美人莲步款款,柔柔地向我伸出兰花指。

    其实我所说的庭院,不过是龙井村一处茶农人家。那天细雨无比絮叨,加上人迹廖廖,叶影绰绰,偶见一两游人撑一两把花伞立于烟雨中,此中意境,竟然大有唐诗宋词那一抹不即不离的风花雪月意味。

    那日下午2014年宝安区国学培训者研修班小组讨论后,我与教育局梁传斌、黄田小学李庆凯二友在龙井村问茶。

    我们下了车,一大妈打着伞热心地招呼着,吴侬软语让我们听得似是而非。想着既来之,不妨随她走一趟。于是在毛毛细雨中走向了她那院子。

    大妈拿出了龙井茶,坦然告诉我们说喝婴儿茶不如喝少女茶。一问之下方知:婴儿茶是芽尖茶,少女茶是第二次收集的茶叶。不觉笑了:宝玉曾说过最喜欢普洱女儿红。据文献记载,女儿红为妇女所采,于雨前得之。据说每年谷雨前,夷族未婚的芳龄少女进行采青,一并放入乳中,一定数量后才取出放入竹篓里。此中意境,不言而喻。如今我们喝少女茶,与宝玉的普洱女儿红,相得益彰。

    我端起茶碗,茶汤入口,竟然滑而不涩,圆而不扬,憨厚至极,平和至极。茶香入喉时,似乎静若处子,待到茶香进入鼻腔时,突然动如脱兔,大气而不失张狂。过后,停罢几秒钟,舌头回荡着一股甜甜的回甘,以一种微笑的姿态,在舌面缓缓漫步,恍如藏而不露的道人,尘拂一扫,衣袂飘飘。稍停片刻,一股淡淡的清香轻轻由上颚径直溜入鼻腔中,香气与嗅觉相感应,娓娓道来地与你述说千百年来的历史。

    当时的庆凯有点高深莫测,坐于农人茶房一隅,垂着眉并未做声。而传斌活脱脱一位风流才子,书生气十足地捧杯细品,温文尔雅地评论着茶的品质。他喜欢少女茶。

    估计是因为这茶耐人寻味。庆凯棒着玻璃杯,轻轻吹着茶烟,悠悠地说。不觉马上想起了宝玉与女儿茶,我俩心照不宣地笑了。我没看传斌,疑心他当时脸红了。

    忽然就说起了知堂老人在《喝茶》里说道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再后来又说起妙玉说的“一杯为品,二杯是解渴之物,三杯就是饮牛饮马”一句。我们没有素雅的陶瓷茶具,只用玻璃杯。不知俗不可耐的我们一气喝下一大玻璃杯,算是什么呢?说罢,三人哈哈一笑。

    如今想起来那日在龙井村里喝着龙井茶的情况,总感觉自己是清绿茶碗里挂着的一滴茶水。茶浓了,重了,我是一滴新茶,茶浅了,淡了,我成了一滴残茶。总而言之,都是被茶的气概压住了,即便是清清浅浅,也是一名彻头彻尾的茶俘虏,它的眉毛稍微一挑,我便马上必恭必敬、查颜观色、低眉顺眼、点头哈腰,整个一个奴才相。

    品茶的意境,用心后离真实就不远了。而在龙井村里寻茶问道,耐人寻味的不是茶道,而是漫长的光阴里,你我他与茶相逢于某一时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59




     
    [意见反馈]访问统计 信箱:lzxx@baoan.gov.cn  欢迎指正
    Copyright 2011 BAJYZX Website.All Rights Reserved
    网站名称没有修改 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:粤ICP备11026717号
     
    ManbetX官网